丝瓜视频链接

“不对,按照现在的情况分析,他们果然是在某种诡异力量的干扰下,一直都没有从睡梦之中醒来,而不是我之前一厢情愿以为的是因为赶路太累,所以连那事儿都不做便沉睡不醒的原因。”

顾判眸子深处红炎静静燃烧,默默注视着在犹如妖物洞穴中疯狂乱窜的两人,一边分出少许注意力观察两人的一举一动,而大部分心神早已经飘到了不知道多远的地方。

反正这两人现在也没有遇到任何实质性的危险,他又控制着红炎丝线在周围给他们暗中保驾护航,所以倒是可以借此机会深入思考一下从第一次路过沽陵城到现在所掌握的信息,看能否将线索连成一片。

他在第一次来到沽陵城时,本能地便感觉到城内气氛有些不对,只是出于谨慎考虑,并没有直接翻过城墙入城,而是来到了城西十数里外的张家村找人了解查探情况。

在张员外家一顿饭吃到一半,尤其是当老张头进入房间之后,他便当即察觉到这老人家身上似乎萦绕着一股死气,而这种感觉在来到村西乱坟岗后顷刻间达到顶点,连带着发现一直表现正常的张员外同样出现了异常。

然后便是坟场古宅、三首龙兽轮番上场,原本只存在于幽都之门内的灰色混沌雾气也随之而来,依稀间就让他坐上了锁钥的那个位置。

耗费了些许力气将这两个家伙部干掉后,虽然没有收获到任何的数值加成,但从它们身上感知到的气息和沽陵城内感知到的气息有极大关联,也算是收获了进一步查明真相的线索,驱使着他真正来到了沽陵城内,直到午夜时分异象突然爆发。

一个个发现的线索直到如今都不能被连成一串,形成一个合理的闭环链路,尤其是还有好几处疑点,横亘在顾判的心头无法得到真正的解释。

一个是张家村的突变,在他和朱昝刚刚来到张家村时,所感知到的一切都是正常的,并没有异象发生的征兆,甚至直到他们开始在张员外的府邸吃饭时,也并未察觉到异状的出现,直到老张头提及村西五里外的乱坟岗,他才忽然间嗅到了一丝极淡的别样气息。

而直到他从张员外家出来的前一刻,又忽然回想起给他们上菜的下人和厨子,似乎也有着隐藏极深的,值得他去深挖细扣的秘密,只不过那个时候关于村西乱坟岗的感应越来越强,他无法抽身两用,所以才将纸人灵引和孽书陋狗都留在了张员外府邸,提醒朱昝参事酌情处置。

第二是从“小公子”那里获取到的关于幽都之门开启的信息,以及他这个肉身锁钥的说法,到底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他又有何德何能,可以以一己之力阻隔住幽都内外的联系,门内的异类生灵若要出来,又会以一种怎样的方式和他产生联系?

三是沽陵城内的变故,虽然从不少地方发现的线索都指向了这里,但直到如今异象起始,城内画风突变,他都没有感知到任何和幽都之门相关的气息,就连隐藏于体内的黑铠和金椅也没有出现异动,那么,这里正在发生的异闻事件源头到底是什么东西,到底和他这个肉身锁钥到底有没有关系,和幽都之门内封禁的某些异类有没有关系?

甜蜜奶茶少女温馨气息

第四,整整一座城池别异闻事件所覆盖,负责此地的异闻司官员到底知不知道这个情况,有没有将此异闻事件上报朝廷,沽陵郡守衙门如今又变成了什么样子,城内还有没有不受异闻侵蚀的正常人存在,若是存在,他们又都隐藏在什么地方,掌握着什么他还不了解的宝贵情报?

还有,他一路紧赶慢赶来到沽陵城外时,发现追踪张家村可疑目标人物的朱昝也来到了城下,这就说明那几个引起了他注意的人应该就在城内,那么他们和城内出现的异闻事件又有什么联系,和制造了这起异闻事件的异类,到底又是个什么关系?

一个接一个的疑惑在股票心底闪过,但没用太长时间,他便不得不将所有疑问暂且按下,将所有注意力再次集中到刚刚从客栈楼内逃到后院的两个年轻人身上。

两人面色惨白,眼神中尽数被恐惧无助填满,尖叫着绕过人头点灯,白骨铺就的走廊,跌跌撞撞从楼上跑到楼下,然后又慌不择路撞破客栈后门,来到了顾判所在的院子里面。

顾判的目光只在那对情侣身上停留了不超过半秒,便直接越过他们,望向了客栈后墙那扇黑漆漆的门洞。

两条足有成年人大腿粗细的节肢撞破墙壁,紧接着出现的是一头半个客房大小的巨型人面蜘蛛,它浑身遍布色彩斑斓的花纹,客栈掌柜的扭曲面孔居于身体正中,大团的腥臭涎水滴滴答答从张开的血盆大口中流下,落在地上便冒出朵朵黑烟,散发出刺鼻的味道。

赤着脚,仅着小衣的那对年轻人回头看到了蜘蛛正在朝他们追来,不由得再次尖叫着拼命奔逃,在他们身后,人面巨蛛悠哉悠哉不紧不慢地追赶,它的八条腿实在是太长,每向前迈出一步都会将其与那对年轻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一些,眼看着就快要追赶上那对情侣。

两人发出惊恐的尖叫,慌不择路跑到树下,

然后开始不要命地向上攀爬。

年轻女子气息紊乱,就连爬树都比同伴慢了一拍,在极端惊恐下,她的动作更加扭曲变形,就连身上仅有的肚兜亵衣都很快被蹭脱掉落,露出下方大片雪白的肌肤与起伏的曲线。

他们的注意力似乎部被身后的人面巨蛛所占据,心中充满惊恐之下,浑然没有注意到自己所爬的大树树干根本就是由一具具破碎扭曲的尸体组成,上方还有无数风干的脑袋正在朝着他们露出阴森的笑容。

直到那漂亮姑娘脚下一滑,猛地和一只残缺手掌五指相扣才止住跌落的趋势时,她才看清楚自己正在做什么,手上抓着的,身体贴着的,以及脚下踩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不由得当场发出凄厉至极的惨嚎,双手一松便朝着树下摔去。

男子伸手去拉,可是满手滑腻鲜血的他,却又怎么可能拉得住女子那同样滑腻的身体,连带着还将自己也弄到失去了平衡,同时朝着下方坠落下去。

咔嚓!

一双大手同时拽住了两人披散的头发,将他们轻轻巧巧重新提了上去,以骑跨的姿势,将两人轻轻放在了最高层的“树枝”上面。

Tagged: